一号庄官方网站:抖音没有极限(1)|抖音用算法迎合人性

  • 抖音没有极限(1)|抖音用算法迎合人性
  • 抖音没有极限(2)|抖音的“钱途”有多大?
  • 抖音没有极限(3)|谁能打败抖音?
  • 抖音没有极限(4)|90后决定抖音的“死活”

一号庄官方网站:抖音没有极限

刷了就停不下来的抖音,究竟契合了人性的什么部分?“主流人群”的定义为什么不影响抖音的成功?抖音会使离婚率增加吗?过度商业化会不会毁了抖音?未来什么样的产品能取代抖音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441155.com/special/caijingpai_007/
文章摘要:一号庄官方网站,中央政治局一座豪华宾馆当真是无耻至极"百家乐HB电子官方网"异状都没有去注意那边地方。

近日,网易财经推出“财经π”视频对谈节目。节目由网易传媒副总编、著名财经主持人姚长盛主持,著名财经专家叶檀、石述思、常士杉、李德林等担任节目嘉宾。“财经π”以全球化的视野,深入探讨什么样的企业是好企业、如何创造公司价值、如何塑造管理的力量。

本期“财经π”,姚长盛、叶檀、李德林探讨了抖音的未来。抖音是任由“主流人群”定义、它自野蛮生长的产品,抖音用了什么魔法来做到这一点?人们为什么刷抖音停不下来?抖音的超级流量如何商业化?“带货”会毁了抖音吗?未来,什么产品能取代抖音?

一、抖音用算法迎合人性

一用抖音就停不下来

姚长盛:你什么感受,关于抖音?你要给抖音下一个定义怎么下?

李德林:就是太浪费时间了。

姚长盛:抖音?

李德林:因为刷太多的美女,停不下来,对我来说浪费时间,所以说我就极少,控制自己不去玩。

叶檀:因为抖音是根据算法来的,所以你肯定是刷了美女。

姚长盛:对。

叶檀:然后源源不断给你(推送)美女。

李德林:我主要是想延年益寿。

姚长盛:这别说,就你这头发都能说明这一点,而且我觉得你的气色也能说明这一点。问题是,有人知道你玩抖音,比如说来了一个1996年的孩子,会跟你找到共同语言吗?

李德林:我不跟人家评论,不跟人家留言。

姚长盛:他基本上是属于抖音的倾销对象,不属于抖音上的内容生产商。

叶檀:对。

主流人群的评价不影响抖音的成功

姚长盛:我觉得是这样的。我觉得抖音特好,是在于什么呢?抖音大概是我见过的这个产品里面唯一一款,主流人群定义说它不行,不影响人家生存的。

叶檀:主流人说不行,我觉得挺好的。

姚长盛:你看我们在微博上原来悠悠很多,大家其实玩微博从博客,然后又开始在各种各样的媒体上,后来还微信号等等,都很成功。最后出来一个抖音,而且这个抖音上没有你认识的人,你也不会去玩儿,然后我们很多人就会去定义说,这个东西没有前途。我也不会去动它。然后过了大概也就半年,就是所有的人都发现,没影响人家,人家跑得比你快多了。

叶檀:我们在抖音上是有号的。

姚长盛:你也有?

叶檀:现在将近我们叶檀财经现在将近80万粉丝,放上去之后我觉得我也得用一用,我发现我就进入了一个黑洞,那里面像叮当猫一样。我两个感觉:第一个是粉丝量特多,就是它增长非常的快。不知不觉的80万就有了。

抖音用算法吸引人掉进“黑洞”

叶檀:然后第二个是,我觉得它是一个黑洞,为什么这么说?你看李老师刷出来的都是美女对吧?

李德林:叶老师你刷出来的是啥?

叶檀:我刷出来的啥?我告诉你。

叶檀:各种萌宠,两分钟,平均两分钟给你刷一个。我路上花了三小时之后,我发现完了我这辈子。就是我如果是刷抖音的话,我会觉得我的人生的三十年就跟三分钟一样。

姚长盛:你的三分钟就是你的三十年。

叶檀:对。

姚长盛:我的一天就是我的一生,是吧?

叶檀:对对对,就那种感觉。

姚长盛:你最长在上面刷了多长时间?

叶檀:我大概是,有一次是从宁波还是杭州回家,路上大概…

叶檀:三个小时,我发现了我没停过。而且我刚刷完一只比如说边牧,然后它立马再给你推荐一只柴犬。柴犬结束之后它立马推荐给你一只萨摩耶,而且都是一两分钟的视频。而且我当时觉得进入了黑洞,就是说你一旦那漆这个手机看抖音的时候,你是看不到其他任何新闻的,就是各种各样大家对于这个萌宠的什么刷屏啊,可爱啊、好啊之类的,然后你看了会特开心,哇,力比多分泌会极高。

姚长盛:这不就行了吗,很开心啊。我觉得你刚才形容这个特好,你其实是进入一个宝盒嘛。

叶檀:对。

姚长盛:而且它对宠物的了解一定也超过你的了解。你看它推荐是这个次序,从边牧然后到柴犬,从柴犬到萨摩耶。

叶檀:对。

姚长盛:一个比一个萌。

叶檀:按照聪明程度来的。

姚长盛:按照聪明程度的,它就认为你也在不断的更新自己的智商,更好看。

叶檀:确实是。然后我看了之后,我当时就觉得,我当时就觉得你要看怎么比。你要跟大麻比,那抖音好多了。它也没让你做坏事,它让你心里还很开心对不对。但是我后来,我对抖音很纠结,我不用的时候我下掉,我用的时候再安上。

不喜欢抖音的失真美女

李德林:美女,如果比如说有一些稍微有点名的,我还会去查一下原始照片,所以说为啥我老是后面刷不起来呢?因为我老跟真人对比。她的什么这个美颜啊、滤镜啊。以去掉,哇塞,差别也太大了。尤其是有一个事儿,就是有一个卖牛肉的在它上面,特漂亮。

姚长盛:一个美女卖牛肉。

李德林:结果我查到了真实的照片。

叶檀:现在都叫牛肉西施,什么豆腐西施。

李德林:差别太大了,然后我发现哇塞,这个抖音骗了我。

叶檀:他的小心脏受伤了。

李德林:我基本也是有点像叶老师那样,就是我如果看到那个不行,我就把它卸载掉。但是我们工作室里面那些小朋友说,说你看那个又挺好,然后我又再装上,再来一看,一刷又是一个多小时。现在我为了制约,我为了抵制它,我干了一件事情,我买了鲁班锁,我买了好几十套,然后让我儿子我老婆,一回家不要刷这些,全来拆鲁班锁,就没有时间。

叶檀:拆什么?

李德林:鲁班锁。哇塞,那个太考智商了,我就发现智商被碾压了。就比那个就是抖音,让人更加…

姚长盛:你就这么想吧,他们家因为抖音生活在奥数的世界里了。

二、抖音的“钱途”有多大

抖音的带货美女转移了

姚长盛:你看,我打断你,你看现在但凡是个好内容,谁说有什么东西,第一反应,开一个抖音。

叶檀:这绝对是

姚长盛:以前从来都没这么想过。

叶檀:但是现在网红小姐姐不开抖音了,将来对你来说是个损失。我有一次去参加一个会议,那些很多小姐姐在现场,我去了都浪费。然后呢说…

叶檀:她就说,以前她们最主要实在抖音上开,而抖音的销量带货量极好,你知道吗?那没有那么好的,都是什么打开滤镜,然后一天就能够卖几万件,几十万件。

姚长盛:特别重要。

叶檀:她们现在好像,现在是一个损失,现在她们不太开,就是抖音依然还在,但是她们的主阵地已经不在抖音了。

姚长盛:在哪儿?

叶檀:我后来问她们为什么,她们在快手。

李德林:对,快手。

姚长盛:快手带货带的更好。

叶檀:不是,是因为抖音它对于广告管得很严现在。

李德林:嗯。

姚长盛:它流量比较贵。

叶檀:它流量很贵。然后它对广告看得很严。快手现在是在起步的阶段。

姚长盛:更开放。

抖音的商业前景广阔

李德林:但是抖音我了解,它未来的商业化的话,版图会更大。

姚长盛:我觉得好饭不怕晚。

李德林:会不会杀死它?

姚长盛:对,我就想问问,就是说一个好产品,大家都说是好产品是有生命周期的,所以我们都想说,如果什么会毁了抖音,或者什么会把抖音最后给拖下来,你觉得会是什么?

李德林:我觉得就是商业吧,因为抖音是这样的。

姚长盛:明确一点,比如那些商业?

李德林:比如电商,卖东西。

姚长盛:内容电商。

李德林:不只是内容,就是卖东西的那种实物,带货。

姚长盛:就是带货。

李德林:为什么呢?因为就是说,从这个…

叶檀:这个我要反对一下,带货是一件很有意义的,有正面价值的工作。

抖音的“爽度”

李德林:我觉得是这样的,就是我玩抖音的话是一种爽度。当未来的,无论是5G或者是VR等等这些技术上来之后,我依然觉得它会影响这种爽度。就是我们的这种消费的,很多人就会说,消费的叠加可以产生更大的一种效益对吧。但是你从经济学的角度的话,很多的消费都是按照爽度来的,尤其是文化销售。

姚长盛:你不用谈经济学,你就谈简单一点,你就说什么意思。

李德林:就是我看了爽。

姚长盛:其实就是男人不爽了吗。

叶檀:他就是说广告太多,他不爽了。

姚长盛:不爽我就不刷了。

叶檀:对。

姚长盛:原来我一刷出来大概是二十秒,十五秒,我能看见一个小姐姐。

李德林:对。

姚长盛:现在我一刷是一个小姐姐,不再跳舞了,小姐姐老跟我说牙膏的事儿,而且牙膏还不咋的。

李德林:对。

姚长盛:最关键我买完了牙膏她也不跟我见面,所以这个事我是不能忍了。

李德林:如果未来的假货太多的话,更会影响到它。

“过度”商业化会不会毁了抖音?

姚长盛:我觉得这是句好话,就是什么东西其实都过度商业化到最后…

叶檀:不。

姚长盛:哎,对,反驳我喜欢。

叶檀:他说的都不存在,他说的都不存在。我跟你说抖音是这样子,抖音是一面你的镜子,你之所以老刷小姐姐,老刷广告,就是你的内心里充满了小姐姐和广告。

李德林:你在抖音上也是小姐姐,所以说你维护的是她们的利益。

叶檀:我是大姐姐。我抖音上两类东西,一类是我们自己的知识付费那些东西,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带带货广告那类东西。

姚长盛:你现在带一下广告,在哪儿找叶檀财经?

叶檀:叶檀财经抖音号,来,赶紧。

姚长盛:就搜就行了?

李德林:就是搜叶檀财经。

姚长盛:搜叶檀财经抖音号。

李德林:就能看到叶老师。

姚长盛:你认为商业化会毁了抖音?

李德林:对。

姚长盛:然后檀姐会认为?

叶檀:我认为不会。因为如果你不看抖音的话,你肯定会看其他小姐姐去带货,反正你总归会看,不是抖音就是其他。而且现在带货,已经变成正常的东西了。

姚长盛:算你了解他,他不是死于抖音,他是死于小姐姐。

三、谁能打败抖音

抖音会被谁替代?

姚长盛:你从小姐姐上回来吧,我觉得是导致杀时间是真的。

叶檀:可以杀时间。

姚长盛:所以什么会毁掉抖音,比如什么会让抖音显得不那么招人待见?

叶檀:我认为只有一个原因,就是第一,两个原因,第一它跟不上时代了。比如说别人也弄一个视频网站,短视频网站,用的是VR、5G这些东西,它如果不用,人家看小姐姐是立体的,它那边是平面的。

抖音跟游戏一样怕监管吗?

叶檀:那它如果不用的话,它肯定死。因为这个是现场感吗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我觉得唯一可以,它跟游戏其实本质上是一样。

姚长盛:很像。

叶檀:所以能够打垮游戏的是什么?不批牌照了。

姚长盛:哦其实是监管。

叶檀:就是这个东西。你想什么东西能打垮游戏呀?

李德林:还有一个现在美国对抖音也是一样的,美国对它提出了一个说,你这个服务器在中国,你的,我们的所有的人脸信息,所有的注册信息全在中国,不行。所以说抖音在美国市场马上要把服务器,就设在美国。你的包括就是原来所谓的算法,通过你的通讯录等等什么的,在那都不行。所以说它…

姚长盛:玩数据的问题。

李德林:数据的问题。

姚长盛:但是我觉得美国人现在提数据问题,解释程度已经没有那么强了。

李德林:对。还有一个刚才叶老师说的,就是5G。因为5G有很多的应用场景,现在的这些视频,在世界的情况下我们都看上去很好,比如说增强现实,它如果无法快速的跟上,包括现在为什么今日头条系他们要切入一些硬件的东西,也跟这个有很大的关系。就是技术会杀死它原来的一些东西。

四、90后决定抖音的“死活”

抖音制造非现实的世界

叶檀:其实我一直挺看好抖音的。

叶檀:我当时看过一篇文章,它把赌场跟抖音做了对比,它怎么对比的?它就说,一个是网上一个是网下,现实跟虚拟。赌场基本上是在一个黑灯瞎火那样的地方。

姚长盛:封闭空间里面,制造很迷幻,然后非现实。

叶檀:绝对是非现实的,而且它不让你接触到现实任何东西,现实的光线你接触不到,什么树啊这种你都看不到。

姚长盛:你没感觉。

叶檀:对,你真个人是不知道今夕何夕的那种感觉。抖音一进去之后,你也有这种感觉。它绝对不让你去接触到,它里面的一切你全都有了,除非你肚子饿了,或者想上卫生间了,你才会停。

李德林:给你营造一个…

姚长盛:极度满足。

李德林:虚幻的世界。

叶檀:极度满足的世界。在网上啥都有了啥实话,而且是你自我偏好的放大器,你越看这个东西越满足自我,这是一个。我觉得绝对是心理大师。

姚长盛:这是好事是坏事?

叶檀:说不上好坏,看它怎么用,你不要给我下套。

李德林:现在玩得好的小学生交作业都在上面。

抖音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

姚长盛:我觉得两点就是这个,为什么大家喜欢抖音,我觉得就是太年轻了,这是中国超年轻化的产品,你现在只要提起来就是抖音。说还能玩什么东西比它还帅?大家想了半天要不B站?现在又觉得B站不如抖音。我觉得如果未来有一天什么东西会让抖音显得不那么可爱,就是大叔和大姐太多。不是你啊,不是你啊。主要是你。

叶檀:你怕我说什么?

姚长盛:我说完这句话突然发现要出问题。

李德林:要出问题。

姚长盛:因为抖音本来是个很年轻化的东西。我们说过去就看抖音,我记得那时候谁跟我说过一句,他说我觉得抖音特厉害,为什么呢?是所有的90里面最有才艺、最好看、最优秀的人在玩儿。我不玩儿啊,他跟我说那句话吓我一大跳。

然后我说是吗?然后我回去也看了看,果然在那上面看到的所有都是。然后我就问身边的那些,我身边没有那么多90的,有好多95、96的。

叶檀:哇,还有00的。

姚长盛:还有00的,他的孩子。10的是吧?

李德林:对,10的。

姚长盛:现在10的10后,就这些人。

李德林:他们也玩,对。

姚长盛:你再问他们,他们一块在上面玩儿。我就觉得这个有钱途啊,为什么?这么一个人玩儿把一个产品拱起来,人家足够年轻。所以像我们这岁数的定义它,没有任何价值,你也不影响它发展。

但是现在突然我发现,比如我认识的好多人,上面也开始开了,不是你不是你啊,我说的是别人,也没多少粉,上去说,我也在玩抖音。拿出一个社交工具说我也在玩抖音,小姐姐我也在玩抖音。

李德林:这就是人家的厉害,它是把这个…

姚长盛:但是我认为,如果让这个岁数把它那年轻化冲淡之后,我觉得这款产品不好玩。

李德林:我觉得反而不是这样的。

姚长盛:你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。

抖音的社交魅力

李德林:它是这样,你看,就是抖音它叫抖友。它由一种生活方式变成一种所谓的共同的追求,成为一种朋友关系。这种社交产品除了我们的微信,相互加熟人加朋友以外,在所有的这种产品里面,我觉得就是抖友,原来还有一个就是段友。这是他们从贴吧里面的吧友衍生出来的,把它做到极致。

叶檀:还有什么友?

李德林:还有一个就是B站,B站那里面也挺有意思的。

叶檀:我觉得B站的客户群跟抖音的客户群完全是两类事。

李德林:不一样,它是二次元世界。

叶檀:对,B站绝对是二次元世界。

姚长盛:B站的人比较闷。

叶檀:闷骚。

姚长盛:有点闷骚,抖音不是那种。

李德林:比较open的。

叶檀:就是看小姐姐。但是这个小姐姐加的滤镜是真实的,对不对。这个B站的小孩。

李德林:完全是虚拟的。

叶檀:他根本不要看现实小姐姐,我要想象中我最喜欢的那个小姐姐出现在我面前。

抖音会不会被杀“死”?

姚长盛:来,咱们回到正题,正题是什么来着?

叶檀:就是抖音能不能被杀死。

姚长盛:什么会杀死抖音,对吧。我觉得刚才就这几个路子,还有什么?我觉得着重说一下,如果你要觉得商业化对抖音来说不好的话,其实现在所有的流量都在商业化。

叶檀:都在商业化。

姚长盛:那怎么办?抖音如果未来说这么大的流量不能商业化,即便它很贵的话,那对大家来说也是一件不能放弃的事儿啊。

叶檀:我觉得挺好的,再说说,你比如说你孩子要学地理,到撒哈拉沙漠去,抖音上如果有VR的话,那多好啊,现身场景中,再弄一个小昆虫,沙漠上的虫子,挺好的事儿。

姚长盛:好看。

叶檀:所以这时候给它付点知识付费产品,你不光让他听历史,也会让他去看看其他的东西。

姚长盛:你现在什么东西不使了?

李德林:什么东西不使?

姚长盛:什么客户端你现在不打开了,或者打开的很少了,过去用的还比较多。

李德林:新闻客户端。

姚长盛:新闻客户端很少打开了,那你新闻从哪儿获取?

李德林:朋友圈啦,就够了。

姚长盛:那倒是。

李德林:还有就是游戏。

李德林:还有,还有什么客户端?

姚长盛:好多呢。

李德林:网购的客户端我没有。

姚长盛:网购的客户端没有?

李德林:对。

姚长盛:行了,那你也被那个,微博呢,现在还打开的多吗?

李德林:微博比如说我要怼某一个人我就上一下,一年大概可以上十次。

姚长盛:一个月一回?

李德林:差不多。

姚长盛:你很有规律呀你。

叶檀:哎,这微博已经变成他的痰盂罐了。

李德林:呵呵呵,我怼,比如说怼(李)大宵,我就上去。

姚长盛:你今天可以现实怼一下大宵,我也看他有点不顺眼,快开始。

李德林:这个大宵这样吵不太好,天天,不在这儿,一会儿见,不怼大肖。

姚长盛:什么不打开了。

叶檀:啊?

姚长盛:以前用的还比较多?

叶檀:我现在打开频率都在下降,真的。我没有一个特别的。我想想看,我这人比较,我觉得这些全是工具,所以我买货的时候,我这些都还在,然后买货的时候我就,买水果我就会上拼多多,然后买个手机上京东,然后是我要怼人或者是要说短句子的时候上微博。然后是…

姚长盛:怼人利器微博,有点意思,我准备改一下我的风格。

叶檀:我现在,微信公号除了自己的,然后是在上几个,有时候就挺有意思的。一般的我也,以前几十个,现在也逐渐逐渐的就是,就变成只有几个了。

姚长盛:应用类的,现在就是变多,其他的都少。我那天统计了一下,它不是那上面经常说,你哪些东西经常不使用它就没了嘛,然后我反向看一看哪些东西最后使用的多。

叶檀:对。

姚长盛:你发现我使用的最多的是什么,能猜到吗?

李德林:不能。

叶檀:使用的最多的,美团啊。

姚长盛:携程。

叶檀:哦,差不多,就是那种工具类的。

李德林:嗯。

姚长盛:我还没把它当工具,后来我就在想,我为什么要上携程,我是没事儿就打开携程。当我想去旅行的时候,我就在上面走一圈,然后回来就完了。

叶檀:不,你是在携程上走吗?

姚长盛:在携程上。

李德林:在携程上走。

姚长盛:到当地查一查酒店,看一看机票,然后把周围的景点转移转,然后把酒店这儿都点开,看看餐厅和健身房是什么样,然后再看看床,然后关,去下一个城市,然后再看一圈。这个秘诀我就不告诉你们了,特别有效,真的。

叶檀: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什么练书法之类的,我现在终于知道他内心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姚长盛:来说一下。

叶檀:诗和远方啊。

姚长盛:这人基本就不行了,但凡诗和远方的人,这都是属于岁数比较大的,内心像你这种…

李德林:已经失去生活乐趣的…

姚长盛:这三个什么字啊?

李德林:德林社。

姚长盛:大点声。

李德林:德林社,我是德林社。

姚长盛:好,行了。

申博太阳城现金百家乐游戏网上娱乐场 888真人平台 kk娱乐城天上人间 百万发手机app导航 奥斯卡BBIN波音馆助赢软件
娱乐城大型成人 电动设备电子游戏 ag电子开户 武汉赌博游戏厅 太阳城申博游戏sunbet官网 菲律宾申博138娱乐官网
777电子游戏娱乐城 bbin恶龙传说登入 皇家88总代 金沙华人娱乐平台登入 全球十大网上博彩公司
双色球网上投注登入 AG国际馆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网址登入 澳门巴西赌场注册 澳门赌场招聘